并问老丈那是什么庙

作者:古典文学    发布时间:2020-01-18 03:28     浏览次数 :

[返回]

并问老丈那是什么庙。并问老丈那是什么庙。奔往商君的封地之前,就与友人商定好去二龙山游玩的计划了。 中国论文网 从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一下来,放眼望去,便看见在两山之间筑起的坝上标着的三个红色行体大字:仙娥湖。 坝堤右侧是二龙山发电站,水闸处突突地冒着白玉似的流瀑。 我们一行四人沿着坝下的石阶弯腰而上。攀至坝顶,一片深谷幽湖豁然出现在眼前,美而静谧。在湖边稍作休整,大家借着兴致继续前行。此时的天气是阴阴漠漠的,虽然有几分寒意,然而人在徒步中所产生的热量便足以暖身了。 我们一路走着,一边欣赏沿途的山色,可是身心却无法放松。因为不是所有游客都喜欢步行进山里,有点家产的人们总还是愿意开着足以显示自己身家资产的车子出行的,所以为了人身的安全,一路上总不免要提防身后或者眼前来来往往的车辆。车轮声从身侧不断地飞来驰去,刚打算放松的身心一下子又被鸣笛声逼得绷紧了,难免恼火而无奈。 我们只好另辟蹊径,刚刚于大道旁边看见着一条小径,四个人便蹿进了一片林子,树木葱葱绿绿,繁茂入云,有些人家被掩映在树林里,周围的一些坡地上还铺着些绿绿的麦苗。清脆悦耳的鸟音回响在林间,却寻不见他们的身影。 没有了车子的隆隆声和雷耳的鸣笛声,人顿时像是被放了刑,轻松而愉快。友人便选择不同的方式放松身体,表达愉悦心情:或口头开始呼喊,或时不时地想起一些诗句来,又或者畅谈着居于此地的愿望。 四个人说说笑笑地前行,不一会儿爬上一处坡顶,看见一户人家。有位老丈拄着拐棍,提着小凳子,他一面看着我们,一边放下凳子并坐下。他看我在一棵核桃树杈上坐着,便笑着说:“是你把核桃偷光了!”我一看,树上全是新抽的绿叶,自然没核桃,也并不是果实熟的季节,即刻会意老爷子是拿我开玩笑呢,便也只是回笑了一下。树上坐了会儿,我便纵身跳下树枝,上前去与老爷子搭腔。我问道:“您祖上是不就在这,居住多久了?”他说他也不清楚,因为他一生下来就在这,他的祖辈也不知道从哪里迁来。我又问:“您家还有人吗,都哪去了?”他说有,都住在城里。然后他也问我哪来的,干啥的?我也――如实相告。 聊天期间,我望见在坡的对面一处山顶有座庙,顺手指去,并问老丈那是什么庙?他说是关帝庙,我一听欣喜若狂,心潮澎湃,真不知在这里也能一睹关公神采。当即招唤友人,辞了老丈,动身前往。 时有楠弟同游,与我义颇深厚,且好谈文史。于是我们一边信步登庙,一边兴致勃勃地谈起三国人物故事来。在登关帝庙的石阶边上还有卖香火的,老板要我们买些拜一下关帝爷,求个福。我回笑着说:“我与关公素来交厚,不须此。”只是声小,他们没听见,我们也无意理会,径往庙上去了。 原来是座小庙,庙宇看起来也有些岁月了,建筑显得陈旧,只是门楹似乎都是新的。里面关公正坐,左有周仓持青龙偃月刀,右有关平恭捧《春秋》一书,皆肃然而立,神威英武,傲岸之至。门楹还刻有金色字联,匾额上刻着四个金色大字: 德义千秋 右联曰:赤面表赤心赤兔追风千里不忘赤帝 左联曰:青灯观青史青龙偃月一生不愧青天 里面还坐着两个人,大概是管理员。见于此,我未敢亲身进去,只在门口看着神像,后说了句:“云长,别来无恙啊!”还是没敢放声。 转过庙身后,我们停了下来,览风观景,纵目远望。仙娥湖分两路各自伸进山谷几百里,难溯其源。两岸连山,丛林苍翠,而云脚又没其腰间,峰峦有一处没一处的,俯视湖面,则深碧如玉,不见其底。湖中央卧着一小岛,仿佛露出脊梁的鲸鱼在安眠似的,站在高处细想:如若岛上若置一亭,植些花树,与云,与山,与湖,天作而合,则仙境成矣。恍惚间被友人的嬉闹声拉回现实,想我一穷二白之身,家有老父老母,如此闲情逸致辞别世间之事,怕只能是梦一场咯,不觉苦笑叹息。 我常想:大自然是一部无尚完美、无尚神秘、无尚迷人的诗集,用尽一生去读、去感悟都是值得的。如果把大自然比作是我们的家,那么每一次投身于山水,其实就是一次回归之旅;而重要的是心灵的回归,既然是心灵的回归,又何必载着许多缠身的事物呢?回归大自然,置身山水之间,带着一颗朝圣的心徒步去朝圣便足以。 我和友人大约闲了很久,就取道下山返回了。 当我们返至坝上时,山水,人家, 已在朦胧的烟雨中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