诙谐幽默的笑料后【美高梅正规网址】

作者:古典文学    发布时间:2020-02-03 12:31     浏览次数 :

[返回]

摘 要:法国喜剧电影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法式幽默”,且一直用小格局、小情怀、小人物谱写属于他们自己的浪漫诗意的法式幽默故事。导演雅克・范・多梅尔的影片《超新约全书》将魔幻现实主义风格进行到底,玩转了一把“上帝的恶作剧”,在亦真亦幻的魔幻场景中,诙谐幽默的笑料后,将生命的意义、生活的哲理被抽丝剥茧地展现在观众眼前,魔幻现实主义风格带给观众更多是哲理性思考。 中国论文网 关键词:喜剧;魔幻现实主义;人物设置;空间畸变;儿童化视角 作者简介:张芥萍,女,汉族,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人,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戏剧与影视学。 [中图分类号]:J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12--01 一、喜剧性对白呈现独特的“法式幽默” 魔幻现实的影视作品擅长于把现实置身于光怪陆离的想象空间,为观众展现奇幻纷呈的视听感觉,法国电影又往往运用冗长平淡的对白或独白揭示一定现实意义,将这二者相结合便会塑造出正如《超新约全书》这类具有法式冷幽默的喜剧电影。一般来说,通常喜剧情节是由某个或某些想出一个“妙主意”的角色引起的,这个主意是无礼的或未必可信的奇想,一旦实现,就会是全剧的戏剧性大增。[1] 影片片头的独白运用了一段极为“神化”的内容进行阐释,画面结合十八人的达・芬奇名作《后的晚餐》,看似十分荒诞古怪,但极具预言意义。大量对比反差弱化了上帝造物主的绝对身份与绝对权力,形成强而有力的间离喜剧效果。例如第一位门徒讲述自己断臂的故事时讲到:“我亲爱的小姑娘,生活就像溜冰场,摔跤是难免的。”而紧接着执笔带代写超新约全书的~便说;“溜冰场的溜字怎么写?有没有三点水?”原本断臂的悲伤故事,通过平淡直白的但又赋予哲理意义的对白,淡化了之前所营造的严肃冷峻氛围,二者形成强烈对比反差效果,这便是法国喜剧电影中典型的“法式幽默”。 二、虚幻神话与现实世界的人物设置形成实力反差 每一个人的心中或许都有一个神,可以形态不一,但一定心存善念。而影片中上帝不再是人类心中的永恒纯灵,他只不过是脾气暴躁、性格古怪,喜欢掌控一切的普通人,创造着属于符合全人类的“人类普遍困境”的法则,这些仿佛都是人们在现实生活中都切身经历过的,而一旦发生总觉得上帝在和自己开玩笑。假如跳出这样的思维局限,就会承认这些“世界观”大都是想象出来的,即“与现实不相符的”[2]如果说女儿以雅的所作所为是天使般“真、善、美”的集中体现,那么“假、大、空”的上帝就颠覆了人们心中的臆想,以至于真正具有肉体的上帝从洗衣机隧道里爬出来的时候,中年妇女对这个满口“我是上帝!”的邋遢男子抱有惊奇害怕的态度,对面前的上帝喷了防狼喷雾。 二元对立的鲜明人物性格在电影中不难看到,运用对比反差,通过讲述普通人的生命体验,孤独现状,以对现实生活进行反思,用极具魔幻现实主义的叙事方式,加深影片的寓意。人神混合的人物设置形态将故事异化,虚无缥缈的神变成有血有肉的个体时,便会以感性真实的叙事手段,关照现实生活。喜剧的灵魂是笑。但是笑从本质上讲是一种人的心理反应。[3] 三、现实空间的畸变将魔幻中的喜剧性效果放大 在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的电影中,除了将人物设置的艺术夸张、荒诞不羁之外,另一种实现新奇搞笑的方式就是空间设置的畸变,通过超凡的想象力,将人物所处环境处理的既真实又梦幻。这些空间设置往往都暗含某种隐喻意义或者反差对比效果,制造荒诞的笑料过后,观透过这些不合常理、魔幻变形的外部空间来领悟整部电影的内核逻辑。例如当上帝自己来到教堂时,随处可见的颠沛流离的无家可归之人在等待救济,这一空间表征着悲悯、博爱的属性,而当上帝自己踏入这个施人洪泽的圣地后,却拯救不了自己,为了领取救济的食物排队,却应验了自己定下的“排队时一边总比另一边快”的魔咒。如果说教堂是大多人类在心灵受伤后的暂停港湾,那么医院则是身体受伤之后的避难所。强烈对比的反差效果所营造的喜剧氛围,使空间象征着病痛、死亡多重表意,是人类属性的大隐喻,即只有人才会感觉疼痛、感染疾病、濒临死亡,万能的神怎会困于此地。 四、儿童化叙事视角反讽现实生活 莫里哀曾经说过:“喜剧的责任,就是通过娱乐来纠正人的缺点。”[4]法国喜剧电影中的自嘲和反讽是其一贯风格特点。以儿童视角来叙事,是指借助儿童的眼光或者口吻来叙述故事,故事呈现的过程都具有鲜明的儿童思维特征,而它的思维调子、姿态、结构以及心理意义等因素也受制于创作者所选定的儿童的叙事角度。[5]例如在回忆杀手佛朗索瓦的童年记忆过程中,小男孩担心自己的肮脏想法会浸染爸妈装修的光洁明亮的墙纸;杀手从小天真地以为自己天生的杀戮属性,其实仅仅只是杀死两只鸽子和兔子。如果把现实主义作品称作是“冷峻的观察家”,那么魔幻现实主义作品便是“成熟的孩童”,一边用奇幻强烈的视觉影效缔造一个既陌生又真实的魔幻王国,一边却用天真深刻的口吻揭穿藏在绚丽背后的真相。无论如何,承认他们与相识的不相符合,即承认它们构成了一种幻象,我们就会承认它们的确影射着现实,并且承认它们须经“阐释”,才能使我们在世界的想象表象背后发现实在的世界。[6] 结语: 电影《超新约全书》无论在主题上反应社会问题还是描绘个人情感,无论宏观或微观,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即其中总流露出无尽的孤独意味,用幻想抚慰无可逃遁直面现实的人们;用柔软的梦抒写血淋淋的现实;用喜剧揭露人们心灵深处的秘密。魔幻现实主义电影是一面梦中之镜,让人们回眸一瞥中反观见真实的自我。[7] 参考文献: [1]F・R杰姆逊.电影中的魔幻现实主义[J].2007. [2]路易・阿尔都塞.意识形态和意识形态国家机器[J].2015.09. [3]贾磊磊.喜剧电影与电影中的喜剧性[J].当代电影.1993. [4]孙研哲.从法国喜剧电影品味法式幽默[J].2013.07. [5]陈正伟《魔幻现实主义电影的叙事与表现研究[J].苏州大学.2015. [6]路易・阿尔都塞.意�R形态和意识形态国家机器[J].思想.1970. [7]顾慧颖.用幻想禅味孤独――论魔幻现实主义电影影像表达[J].河北师范大学.2013.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