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项目尾期的所有工作我都完成的没有瑕疵

作者:古典文学    发布时间:2020-02-11 11:16     浏览次数 :

[返回]

这个项目尾期的所有工作我都完成的没有瑕疵。这个项目尾期的所有工作我都完成的没有瑕疵。这个项目尾期的所有工作我都完成的没有瑕疵。这个项目尾期的所有工作我都完成的没有瑕疵。这个项目尾期的所有工作我都完成的没有瑕疵。如果,在你非单身的时候遇见了他,你会怎么办?场面有两种,可控制,不可控制;事情分两面,可解决,不可解决。在我和Frank都非单身的时候,我们都没想到会如此心生眷恋。幸运的是,我们相持,留白,终温柔相望,此生无关痛痒。春末,夏初至。我被公司安排在五一出差做一个项目的后期拉拢,Frank是同在上海的一个领导,只不过在客户方办公,从未照面,此次项目是他负责。公司要求我与他一同结伴前往,深圳会和。直至到达宝安机场前,我觉得我们素未谋面,无所相知。只通过一通电话,他的声音很好听,如同冬日暖阳,酷夏树荫。记得出发那天,晌午的呼吸已经有了热浪,我并不喜欢。冰镇Costa贴着炽热的脸庞,白棉线蕾丝裙并不贴合我的肌肤,我戴着墨镜与发烫的地面百无聊赖。安检,候机,登机。与无数发热的个体擦肩而过,然后相忘,或娇吟,或惆怅。直到飞到半程与他对视的刹那,人流不再熙熙攘攘,河流不再源源不断,我仿佛听到蝴蝶煽动翅膀,第一次期待与夏拥抱。他与我邻座,穿着同色系的白棉麻衬衣,素白干净,散发着Armani寄情的迷人香水味。我与他像极了一对因争吵而默不作声的情侣。飞到半程,我因飞机冷气打的过低,将裙摆紧掖,本能地向他贴近,他散发的热气将我吸引,即便初夏亦想取暖。“冷气太低了,把这个盖上吧。我暂时用不上。”突然觉得声音熟悉无比。我揭开眼罩,端正了向他倾斜的身体,看到他拿着一个毛毯递给了我。指尖清爽,对我微笑。我直视他的眼睛,愣了三秒。接过毛毯连忙盖上,说了声谢谢。继续带上眼罩,心里却翻起了一场海啸。原本两个半小时的枯燥旅途,因为一条毛毯心生旖旎。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不知道我喜欢的颜色。我们都觉得,只是旅途中刚刚好的过客。五月三号,九点会议准时开始,我依旧化着淡妆,穿着另一条白纱裙。早早来到会议室,胶片材料一切就绪,等待汇报。客户陆续走进会议室,我见Frank还没到,于是拨通了他的电话。他说已经到会议室门口。我抬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喷着Armani寄情香水递给我毛毯的男人。他,就是Frank!原来在到达宝安机场前,我们不是素未谋面。我竟然没想到公司一起订的机票很可能是邻座,我更没想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原来我早已耳闻。他看到对方是我的表情,就像要一个牧师念十四行赞美诗,如我,惊诧不已!我们差点笑出了声响。公司此次的目的是拿下烟草总司深圳分公司的某管控系统建设项目。“近几年,我们烟草行业信息化日益深入,总公司一直将安全运维作为日常工作的重点,无论从规范管理、技术支撑,还是从运维服务,成效都很明显。XX公司昨天还发了个指导实践方案,还不错。要不先说说你们业务线对此体系的理解和看法?上次某总提的不是很理想。”果不其然,尽管项目初期已经沟通多次,几乎达成协议,客户还是将本家讲得遥不可及,高不可攀。Frank喝了口水,毕竟对方是客户,是上帝,还是先说点实际的吧。于是曲意逢迎地讲了一通。客户果然得意地笑了。不用烦了,这个标铁定是拿下了。这时候对方公司一位冷静地主儿发话了:“这种理解太片面,没有从根本上去诠释我司此管控体系。也没有具体阐述你们的解决和提升方案。恐怕这片面的理解难以巩固和加强合作关系吧。”气氛顿时尴尬。Frank突然收到一个短信,怛然失色。迟迟没有回答客户的问题。后来我才知道是得知他母亲突发心肌梗塞。我赶紧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各位领导,对于贵公司的此管控体系我们当然有所了解。首先此管控系统包括资产、安全、运维还有安全运维业务办理中心四个方面,我们业务线在此业务方向上将以ITIL为指导实践,咨询引领,基于自主知识产权的IT运维管理流程产品CSI-ITSM定制开发和实施。再者,我们公司近年来也积极参与了行业内多家省级单位的项目建设,这个经验在业内都是众所周知的。我相信贵公司和我们的合作会很愉快。谢谢,就是这些。”说罢,将方案胶片一页页放映讲解。所有人都讶异地看着我一个黄毛丫头,包括Frank。会议结束,随即签了合同。当天我们坐了傍晚的飞机到达上海,他去医院,我回家。他走的时候,给我发了一条短信:缘来,感谢。因为Frank母亲的私事,这个项目尾期的所有工作我都完成的没有瑕疵。仿佛见证一个生命的成长。除了工作,我与Frank都保持着同事之间该有的分寸。他有家,我有另一个他。可是我们都知道,自深圳出差回来之后,我们之间总有种特殊的氧气,只恩赐我们呼吸。尽管我拼命地喝着冰水,咬着冰块直到咬肌虚脱,我脑海依然会放肆混乱。尽管我解除了与他的微信好友关系,不在关注彼此的朋友圈,他依然会偶尔放一杯Starbucks在我的桌上。这种不该存在的气氛持续了三个月。我们知道,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在一切没有变质之前,那就正视,面对,解决,解脱。宁可形同陌路,绝不为暧昧买单。终一致决定,给予彼此2.5小时的独处时间,跟当初飞往深圳的时间一样,没有憧憬地开始,没有负担地结束。一片平地,一块净土,夜色未央,星星点点。我们一同坐在湖边,隔了十英尺。我与Frank侃侃而谈,从马丘比丘到九寨沟,从sophie zelmani到张嘉佳,从我爱的奇趣蛋到他迷恋的萨尔瓦多coffee。暧昧,无非是两个人注定没有交集,却彼此欣赏,渴望了解,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两个半小时,我们解开了对彼此内心深处的好奇,将所有未知的幻想打破。蒙娜丽莎的微笑不再神秘,只是一个微笑。Frank开车沿着黑漆斑驳的欧式老路灯缓慢前行,开了许久,我笑着说:“我家到了。”他一样报以微笑:“明天可别睡过了,一堆胶片可等着你做呢。”没有进一步,没有退一步,我们终没有让这份微妙的关系变质,没有触碰那根沉睡的高压线。敞开心扉,放私心杂念自由。一切都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