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口棺材里躺着女婿高品

作者:古典文学    发布时间:2020-03-16 09:53     浏览次数 :

[返回]

花大娘的梦境中,亮着烛光,缭绕着烟丝,空旷的一间大屋内,有两口棺材,并排放着。敞开着棺材盖子,里面躺着两个人。一口棺材内躺着挺着大肚子的女儿小娟,另一口棺材里躺着女婿高品。两个人闭着眼,面无表情,没有活人气息的尸体。

花大娘醒了,天还未亮,她熬到了天亮后,电话拨给了女婿,要他送小娟回娘家安胎。说了些客气话,送到后,请留家里用晚饭,过一夜,云云。高品问过父母,二老没有强拦着儿媳妇回娘家安胎的理由。于是,高品驾驶着小面包车,载着妻子小娟,送她回娘家。

花大娘等在家里,等了好长的时间,等到了天黑,等不来女儿和女婿。早上的手机通话中,与女婿约好时间,晚饭前送小娟到达。她再拨了手机过去,女婿的手机关机了,女儿的手机也是关机的,就拨了亲家的手机。拨通了,从亲家口中得知,高品驾车载着小娟,在午饭后就出发了。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应该是已经到达了一段时间。除非,是路上出了意外的状况。

亲家出门,朝花大娘家赶,花大娘也出门,乘儿子驾的车朝亲家赶。路上,花大娘看见了一处被清理过的车祸现场,残留着警界线,在风中狂舞着。仍有一些车的碎片没被清理干净,在路边散落着。花大娘看见了一只女鞋,是布面布底的,手工缝出来的。她辩认出来,女鞋是她亲手做的,送给孕期脚肿的女儿穿的。

一个骑着毛驴代步的老汉,见花大娘蹲在路边,双手捧着一只女鞋在哭,牵着毛驴上前,问她,是否是车祸中那一对丧生了的男女的家属。花大娘强忍住了哭,问老汉,车祸发生的具体情况。老汉回忆了车祸的经过,描述给了她听:一辆在快速行驶中的卡车,突然的冲向了迎面方向驶来的小面包车,巨响声中,小面包车被撞的翻滚起来。

被撞碎了的车厢,在翻滚的过程中不断甩出物件,散落了一地。一路翻滚着,直翻滚出了路面,才停止了翻滚。小面包车内的两个人,从车厢内被甩了出来,甩落在了路面上,一动不动了。卡车没有停下来,只是减了一点速度,慢了些的速度,驶过了被撞残的小面包车。司机踩足了油门,卡车再一次的带着一股风疾驰远去,很快的,就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老汉从驴背上下来,走近了从小面包车内甩出来的年轻男子,看他头破血流的,闭着眼睛,没有了气息的样子。老汉又走近了从小面包车内甩出来的年轻女人,看她的状况更是惨,不仅仅是头破血流的,大肚子里的胎儿也在落地后挤压出来了。胎儿是个八个月大的男婴,糊满全身鲜红色的腥血。

老汉用手机拨打了报警和求救的电话,在现场等来了警察。做笔录的时候,看着两大一小的尸体被装入裹尸袋中,抬上救护车,运走了。花大娘向接警处理的交警队求助,得到了女儿一家三口的尸体下落,在殡葬馆的冷藏柜中。支付过了一笔冷藏费和尸体的遗容修饰费后,领了女儿一家三口的遗体,委托了殡葬馆,用灵车运到了女婿高品家。

亲家搬空了一间房,布置成了灵堂,两片草席铺地,三具尸体躺在上面,蒙上白布,周围环绕一圈燃亮着蜡烛和香。不时的,有人在灵堂内的火盆中焚烧一叠纸钱。

白事做足了七天,向殡葬馆购买的两口棺材也如期的送至,在灵堂内装殓了高品和小娟。当去揭开了蒙着死婴的白布时,在场的人都惊愣住了,死婴不见了,留着停灵时穿在他身上的一套花布棉袄。警察受理了死婴被盗的案子,在灵堂内查看了一番,收工走人。

案子悬着,待日后有了破案的线索再继续侦结。两家人经过讨论,达成了一致,先让入殓了的死者入土为安。于是,两口棺材埋入了同一个墓穴。生不同时,死时同葬一穴。

美高梅正规网址,过了一段日子后,警察给高品和小娟的家人带来了一宗肇事逃逸案的追查结果。撞的高品和小娟车毁灭人亡后逃逸的卡车司机,找到了,已经躺在殡葬馆的冷藏柜中,是在车祸中身亡的。

有高速公路上的监控录下了车祸发生的经过。警方调取了多点监控的记录,连接,完整了该起车祸全过程的视频录像。在视频中,卡车在平坦的,干燥的,无障碍物的高速公路上快速行驶。突然的,卡车在直行中拐起了弯道。左拐弯,右拐弯,拐向了路边的护栏带,直接就冲撞了上去。车头在冲撞的瞬间高高的翘起,翻过了护栏带,翻坠下了垂直落差约五米的高架。车头先着地,挤压变形,司机的尸体卡在挤扁了的驾驶室内,血肉模糊。

卡车司机死亡,肇事逃逸案了结了。交警电话通知了卡车司机的妻子,她嚎啕大哭,连声说着:"报应,这是报应。"

交警追问她为什么这么说,她抽泣着,告诉交警,丈夫肇事逃逸后躲回家中,想过要去自首,却被她阻拦。去自首也是要坐牢,不如侥幸的心理赌一次,也许过段时间就能风平浪静。

丈夫就依了她,躲在家里闲了一段时日,没见到警察找上门,他的胆子放大了,驾驶着车头有撞损痕迹的卡车,到熟识的修车行,进行了修饰。不近前细瞧是瞧不出来,卡车曾经肇事的撞车痕迹。驾驶着,上了路,继续跑着长途运输,却开始做噩梦了。

梦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孩,爬到他的脚边,顺着腿,爬上来,爬到了他的胸前,血糊糊的一双肉手扑上了他的咽喉要害,钢爪一般,掐的他翻了白眼。在窒息的痛苦中挣扎着醒过来,告诉了妻子。被她安慰着,送钱到寺庙,烧香许愿,求得被和尚施过法术的符纸,随身携带着,期望着,噩梦会消失。符纸真的起了作用了,司机的噩梦不做了,他的心情又恢复到了平常。

清晨,司机驾驶着卸载了货物的卡车,轻松的行驶在高速公路上,朝家的方向行进。一阵突然激起的寒意,令他浑身颤抖,抓着方向盘的手颤抖的剧烈,抓不住了方向盘。眼角的余光中,身边的副驾驶座位上,一团猩红色的东西在蠕动着。他转过了脸,定睛看那团猩红色的东西,是噩梦中要杀死他的那个可怕的婴孩,在现实中出现了,实体化了。

婴孩睁圆了一双乌黑色的,看不见眼白色的眼睛盯着卡车司机。停顿了几秒钟后,眨了一下,全身动作了起来,朝他爬的更近了,顺着他的腿朝上爬,肉手移动间,就爬到了他的胸口。看着是肉手,骨头还未坚硬的样子,在扑到他的咽喉时,如钢爪一般。

卡车司机的遗体由成了寡妇的妻子认领了。火化前,她为丈夫的遗体换上新衣服,看见遗体表面除了在车祸中造成的伤痕,还显出了一串红色的手印,从腿上一直爬上了胸口,爬到了咽喉上。这串手印,小小的,明显是个婴孩的。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

《捡到一个鬼老公》

下一篇:没有了